「外围报名」《这就是街舞》落幕,“跳舞”作画的人已上线

2019-03-18 00:15 出处:星力捕鱼电脑

「外围报名」《这就是街舞》落幕,“跳舞”作画的人已上线

外围报名,自从《这就是街舞》落下帷幕,你是否一到周六晚上就无精打采,总感觉生活少了点什么?而你可曾知道,一些画家们也爱“舞动”身体,以身体为“画笔”作画。今天,时尚芭莎艺术带你跟着画家们一同边舞边画。

01

胡安·米罗

胡安·米罗

“当我画画时,画在我的笔下会开始自述,或者暗示自己,形式变成了一个女人或一只鸟儿的符号。”——胡安·米罗(joan miró)

米罗在绘画时践行了超现实主义自动化的艺术理论。他把颜料溅洒在画布上,然后将蘸满颜色的画笔在画布上到处移动,来表达内心的潜意识。米罗的作品往往没有明确而具体的“形”,有的只是一些线条和多彩的色块,画风自由、轻快、无拘无束。

胡安·米罗《女人·小鸟·星星》

观看米罗的画,好似在看儿时的涂鸦或打盹时记的笔记。他的画看似是随意转动手腕画出来的,实则暗藏玄机。每一幅画作都是经缜密思考后所绘而成,每一笔线条都带有独特的“米罗节奏”。我们虽不能见到米罗作画时起舞,但他思想的舞动已跃然纸上。他这种在艺术技法上的自动主义,更是直接启发了美国的行动派画家。

02

安德烈·马松

安德烈·马松

“走出自我,奔向狂饮乱舞,无惧危险,甚至醉于死亡之门,这些都令我着谜......”——安德烈·马松(andre masson)

安德烈·马松同米罗一样喜爱浮想联翩。他于1924年首创自动绘画,从此宣告画家们闭上眼睛也可以“跳舞”画画。画家们可以先自由地在画布上表达出潜意识里的形状与图像,然后再睁眼上色。

安德烈·马松《狂饮乱舞》,90×74.5cm,1933年

马松在创作时首先会在恍惚的状态下绘制一系列线条,以此激发自己的想象力,然后进一步发展出图像。这种作画方式使得他的画作理性与感性兼具,直觉与秩序并存。

03

杰克逊·波洛克

杰克逊·波洛克

“一旦我进入绘画,我意识不到我在画什么。只有在完成以后,我才明白我做了什么。”——杰克逊·波洛克(jackson pollock)

波洛克最初作画时,不像其他艺术学生一样能画出准确轮廓。他总是对着画布愁眉苦脸,难以表达出内心所想。后来他干脆将这种苦闷付诸于画笔,让画笔听从心灵的指引,让颜料肆意地在画布上流淌,自己则在大幅画布上忘我地游走。

杰克逊·波洛克《秋韵:第三十号》,2000×1050cm

与其说波洛克是在绘画,倒不如说他的绘画重现了其身体律动和内心情绪。世上没有第二个人能像波洛克一样以如此野性的方式作画,并如此畅快地表达自我。其作品看似一团乱麻的颜料背后,暗藏着一个人对抗全世界的孤勇。

关注正版“时尚芭莎艺术”官方微博,

04

白发一雄

白发一雄

“我开始用手掌、手指绘画。然后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大胆,这就是我开始用脚的契机。就是这样!用脚绘画!”——白发一雄(kazuo shiraga)

自打白发一雄开始专注“足绘”后,他便专门设计了一条作画绳索以配合自己的狂野舞姿。他每次作画时,都会双手紧握绳索从天而降,双脚直接在挤满颜料的画布上滑行舞动,用脚掌使劲鞭打画布,形成一幅幅“行动轨迹”画。

白发一雄《furuyuki》,油画,579×452cm,1999年

白发一雄《达陀之火》,油画,634×428cm,1974年

白发一雄的“足绘”排除了作为人的意识,不预设效果和目标,只有无意识的行为。正是这种大胆不羁的创作方式使他能全身心投入到作品中,将身体与物质融为一体,油画笔触如藤蔓般盘旋交错,流畅暴烈的同时也极度真诚。艺术家自身蕴藏的巨大能量透过画布,向观者迎面扑来。

05

弗朗兹·克兰

弗朗兹·克兰的作画过程,仿佛是一位漆墙工在跳舞。他追求一种画面和色彩的偶然效果,滑动的黑色笔触间偶有随意的点滴流淌,呈现出画家独有的情绪以及作画速度。他的画就像是一团无序的激情之物,直击着观者沉睡的心灵。

06

李禹焕

“画不是某个物件的状态,而是一种与绘画行为密不可分的超越性的场面。”——李禹焕(lee ufan)

李禹焕在创作时使用抽象、连续的手段,以众多排列有序的细小笔触完成着“单纯”的绘画实验。他就好似一位书法大师,不厌其烦地练习着“竖”这一笔划,重复着单调的“舞蹈”动作。

李禹焕《从线开始》,布面胶、矿物颜料,130×163cm,1975年

李禹焕作画时缓慢而审慎,并反复润饰,他常常通过擦除、勾描和点画线条的动作来拓展绘画的意涵。“一笔画”看似容易,却需要艺术家聚精会神,专注于每个动作,并把握好下笔力道的轻重缓急,方能赋予每一道看似规整的笔划以生命力,为整幅画面带来一种创作的共振。

07

彼埃·蒙德里安

“如果荷兰对查尔斯登舞实施禁令,我就将永不返回荷兰。”——彼埃·蒙德里安(piet mondrian)

蒙德里安因舞蹈与爵士乐的联系而被舞蹈吸引。他认为绘画与舞蹈都能表达出视觉与韵律的相通性,之后总喜欢叫上三五好友共舞,从舞蹈中汲取绘画的灵感。在他那个年代,舞蹈被视为不道德的、引诱性的存在,曾引起一片差评。然而蒙德里安却勇敢地站出来,为自己喜爱的查尔斯登舞发声。

彼埃·蒙德里安《百老汇爵士乐》,布面油画,127×127cm,1942-1943年

蒙德里安特别崇尚奔放火热的查尔斯登舞。在他眼中,其他所有的现代舞蹈在如此有力快速的舞步面前都显得软绵无力。

08

“绘画在今日是生活的一种方式。一种生活的风格,这是它的形式依据。”——威廉·德·库宁(willem de kooning)

09

布鲁斯·诺曼

布鲁斯·诺曼

美国艺术家布鲁斯·诺曼(bruce nauman)可是真真切切地用身体作画。他曾以杜尚的《泉》为参照,创作了《作为泉的自画像》。他裸露着上身,从嘴里吐出水珠,以自己的身体做出喷泉的姿态,寓意艺术家的身体本身就是创作的源泉。

布鲁斯·诺曼《作为泉的自画像》

10

伊夫·克莱因

伊夫·克莱因

伊夫·克莱因(yves klein)从小就浸淫在艺术的氛围中,然而他也是个身手敏捷之人。1952年,克莱因曾前往日本拿了个柔道黑带四段,一举成为欧洲水平最高的柔道高手,这也为他之后激烈的身体绘画埋下了伏笔。

克莱因是身体艺术的首创者。他曾经找了三个女性模特化身为“活动的画笔”来创作,颜料是模特身体上大面积涂抹的“克莱因蓝”。克莱因在持续20分钟的单音交响乐中,引导着模特们在画布上滚动,以此形成画作。

伊夫·克莱因《anthropométrie de l’Époque bleue》,1960年

画家们沉浸在自己的艺术世界中,按照自己独有的绘画节奏来作画,他们内心燃烧的那股激情也透过各式各样的“画笔”舞动到画布上。人们作为观者,无论是欣赏他们作画本身的过程,还是观看他们的画作,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要与之一起舞动,跳一曲属于自己的舞动画作。

[编辑、文/海盗]

[本文由《时尚芭莎》艺术部原创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]